瀕臨死亡幽谷到IPO重返榮耀的印度遊戲公司:Nazara的創業故事

Must read

米特賽恩(Mittersain)是印度遊戲公司 Nazara Technologies的創始人兼常務董事,該公司正在慶祝發展中的一個里程碑:Nazara成功上市!其58.3億盧比(8000萬美元)的首次公開募股(IPO)被超額認購175.5倍,該公司的市值現已超過476億盧比(6億美元)。

儘管獲得了必要的批准,這是遊戲發行商和發行商在2018年中止首次IPO後的第二次嘗試上市。

Nazara成立於1999年,當時「新創公司」一詞仍然閃閃發亮,而Mittersain仍然是19歲的大學生,納扎拉的創立源於兩個因素。第一是創辦人自五歲起就一直是狂熱的遊戲玩家,他不想加入他的家族的紡織業務。其次,「當時每個人都在建立互聯網公司」,因此他成立了Nazara.com,以開發基於Flash的印度化遊戲,如HousieBingo遊戲)。

當這家年輕的公司在1990年代末的互聯網泡沫崩潰中席捲全球時,才剛剛站穩腳跟。Mittersain當時曾希望籌集幾百萬美元,但是這個夢想與網絡泡沫同時出現。從那以後,Nazara經歷了許多曲折,直到到達目前企業歷史高度:印度遊戲業唯一涉足每個子類別的公司。

它和騰訊遊戲的的成長策略很像:兩家公司都使用併購(M&A)取得成功,儘管兩者之間的相似之處到此為止。

騰訊遊戲僅去年一年就完成了31筆併購交易,創歷史新高,而Nazara在過去五年中僅收購了五家公司。

然而,這些交易為這家印度公司樹立了新的形象,使其成為一家擁有多種遊戲的控股公司。Nazara曾經是休閒手機遊戲的發行商和發行商,現在涉足娛樂,真錢遊戲和幻想運動以及遊戲行業的其他行業。

對於一家在互聯網泡沫崩潰後不得不出售其電腦以支付其50多名員工工資的公司而言,這肯定是一條漫長而曲折的道路。

“這與過去大不相同。Nazara已經有了多個遊戲 “,電競公司Nodwin Game的常務董事和共同創辦人Akshat Rathee表示。從2018年起,Nazara一直是Nodwin的大股東,而PUBG 開發者韓國遊戲公司Krafton則最近取得了少數股權。

起起伏伏的創業歷程

拋棄網頁瀏覽器遊戲的時代,Nazara的第一個關鍵點是製作用於手機的印度化遊戲。它還開始推出寶萊塢風格的手機內容,例如壁紙、鈴聲、螢幕保護程式、短片和SMS冷知識。

之所以會推出非遊戲類產品,僅出於一個原因:償還Mittersain從朋友和家人那裡獲得的500,000美元貸款,讓Nazara走過初期發展的困難。

Mittersain已經多次講述了他公司的故事,他喜歡引述拳擊手穆罕默德·阿里(Muhammad Ali)的話:「像蝶般飛舞,像蜂般猛刺。」以及這句話如何幫助塑造了Nazara的願景。

任何企業主都知道,管理公司的現金流量對於幫助公司維持生計至關重要。納扎拉(Nazara)希望它所進行的合作夥伴關係和收購是有力的舉措,可以幫助它擴展到新的業務領域。

Nazara第一款打中市場的遊戲是Chhota Bheem RaceChhota Bheem Race),這是印度卡通系列的手機遊戲,於2015年與當地開發商合作開發。同年,它成為印度第一款搶攻該國的Google Play免費遊戲下載排行榜的本土開發遊戲。(印度人主要使用Android手機。)

從那以後,Nazara就持續在新的和成熟的行業參與者之間尋求合作夥伴關係。不難看出它如何選擇新的合作夥伴:2015年,2016年和2017年,移動板球遊戲World Cricket Championship 2在Google Play上連續被列為印度十大遊戲之一。2018年,Nazara收購了其開發商NextWave Multimedia的多數股權。

Nazara目前提供的產品包括電子競技,遊戲化學習以及體育和體育新聞(通過Sportskeeda網站)。它還為電信公司提供了訂閱方案,電信公司可以以固定的價格向客戶提供Nazara精心策劃的遊戲套裝組合。「想像這是休閒遊戲的Netflix!」Mittersain說道。

通過與電信公司合作進行遊戲訂閱,Nazara已擴展到50多個國家,包括東南亞國家馬來西亞,泰國和菲律賓。今天,該公司的電信合作夥伴包括總部位於印度尼西亞的Telkomsel,緬甸的MPT和挪威的Telenor。

Nazara的遊戲空間裡一度有大約100款遊戲,這些遊戲完全來自美國遊戲公司Electronic Arts。同時,其真錢遊戲業務包括幻想體育平台HalaPlay和答題應用程序Qunami等。

現在,當Mittersain回顧時,他將網路泡沫破裂後的幾年比作「一個非常昂貴的MBA」。他回憶說,2005年獲得板球運動員薩欽·滕杜爾卡(Sachin Tendulkar)的認可,極大地扭轉了公司的命運。這位創辦人接觸了印度最喜歡的板球運動員,免除了他數百萬美元的代言費,並支持了Nazara的一款板球遊戲。

原來Tendulkar的經紀人不願意合作,但Mittersain表示,該位知名板球手個人對於行動遊戲如何吸引年輕人感到興趣,因而說服“ Tendulkar越過了經紀人並簽署了為期三年的品牌大使合同於Nazara的行動板球遊戲。

Mittersain回憶說:“雖然我們無法透過該遊戲獲利,但是代言還有其他重要的好處。”

與Tendulkar的合作使Nazara贏得了信譽和媒體關注,隨後又將其帶到了投資公司WestBridge Capital的大門。Mittersain表示,它還幫助與大型電信公司Airtel達成了交易,並且緊隨其後與其他電信公司達成了行動內容交易。

Mittersain表示,到2015年,該公司擁有近25億盧比(約合3,300萬美元)的現金,儘管它僅募集了1.2億盧比(約合160萬美元)的資金。

受大量現金儲備的鼓舞,Nazara在接下來的幾年中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和收購,以建立創始人所謂的“ Nazara之友”網絡。

綜合來看,該公司2019-2020財年的收入為26.2655億盧比(約合3500萬美元),而2018-2019財年為18.6339億盧比(約2480萬美元)。

在納扎拉實現所有多元化之後,公開上市才有意義。“這是進化的下一個階段,”米特賽恩說。除了帶來明顯的收益(例如為股票創造流動性)外,“我們還認為這將使我們不僅在印度,而且可以建立信譽和更多聲譽。”

Nazara的首次公開募股除了為自己的行業樹立信譽之外,還確保了其早期支持者將獲得豐厚的回報。例如,WestBridge Capital向該公司投資了總計2.26億盧比(約合300萬美元),在1月份退場時,它獲得了近100億盧比(約合1.34億美元)的收入。

透過收購建立遊戲生態系

Mittersain說,Nazara的收購方法基於三個條件。首先,所收購公司的創始人應繼續在其初創企業中擁有相當大的股份。

“第二,我們給予他們在Nazara的權益,以便就我們的平台成功而言,他們與我們保持一致。第三,我們給予他們100%的運營自由度,”他說。

Nodwin Gaming 電競公司的Rathee說,這種放手的方法特別適用於我們。“他們讓我們做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,但實際上已經扮演了投資者的角色,這很棒。”

多元化也使公司運作良好。

Nazara首席執行官曼尼什·阿加瓦爾(Manish Agarwal)分享了Kiddopia,這是一種基於訂閱的用於遊戲化學習的學前教育應用,目前佔Nazara收入的39%。

同時,約有32%的收入來自Nodwin的電競活動,而Nodwin則舉辦ESL印度超級聯賽等賽事。這項比賽的第五屆於上個月在迪士尼+ Hotstar上進行了直播,在贊助商中很受歡迎,並且看到了一些團隊在諸如CS:GO《部落衝突》FIFA21之類的遊戲中競爭。

在Nazara的其餘收入中,約21%來自電信公司、5%來自NextWave(透過其行動遊戲World Cricket Championship世界板球錦標賽),而幻想體育HalaPlay則約佔3%。

Nazara的財務數字(單位:百萬美元)/ Source:TechInAsia

雖然Nazara總體上在印度沒有競爭對手,但其垂直行業卻有競爭對手值得關注。例如,由Nazara支持的HalaPlay在幻想運動中與希望上市的 Dream11競爭。

「我們在美國的Kiddopia(寓教於樂)運營市場中排名前五,但是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,儘管我們在(印度)電競市場中佔有主導地位,但我們將將來在這個垂直領域會有更多的競爭。」 Mittersain說。

財務文件顯示,Nazara一直是印度遊戲生態系統中最積極的投資者,在過去五年中,以現金和股票的形式投資了30億盧比(合4,130萬美元)。

Mittersain承認,大部分資金流向了早期創業公司,因此從成功到失敗的比例可能很高。「這些都是年輕的概念,其商業化模型尚未得到證實。他們中有些人會做得很好,有些人會停滯不前,有些會死。但展望未來,我們希望加強我們的孵化平台。」他說。

這些新的關係是在舊的關係逐漸消失的時候形成的:例如,電信公司對Nazara收入的貢獻一直在穩步下降。其原因是行業發生了變化。「它不是正在發生變化,而是已經改變了。」Nazara的執行長Agarwal說。例如,印度業務在2017年和2018年的電信預訂中貢獻了17億盧比(約合2270萬美元)的一半以上,隨著印度Reliance信實工業集團的電信公司 Jio的加入,印度業務受到了干擾。

低價數據方案幫助Jio佔領了市場,但它也擾亂了改變Nazara命運的商業模式。

「遊戲和其他服務通常是衝動性購買,通常受到廣告的影響,並且迎合了那些不懂技術的消費者,他們不會直接去Google Play商店下載遊戲,」Agarwal說。

在Jio將其廉價的數據推向市場之前,客戶將在其與電信相關的錢包中保留一定數量的資金,然後使用這些錢進行通話以及下載遊戲、音樂等。錢會通過這些錢包流入Nazara,因為它為電信公司提供了套裝服務。

然後,Jio破壞了該運作系統:由於Jio收取固定金額的錢,而與客戶使用的服務數量無關,客戶預留在錢包的使用量一直在減少。以前,音樂和遊戲下載是獨立的產品。隨著人們手中(幾乎)無限制的、負擔得起的網路,對套裝遊戲的需求正在下降。Nazara從電信貢獻中看到的下降反映了這一點。

錯過了起飛的東南亞市場

Nazara現在正面臨著一個新的挑戰世界,包括向東南亞擴展,這將需要超越電信合作夥伴關係。儘管其他市場對此反應良好,但Nazara承認錯過了與東南亞遊戲玩家競爭的機會。

到目前為止,該公司已將重點放在遊戲系統與印度保持同步或落後的地方。Mittersain說,但是從Nazara的角度來看,東南亞市場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
「我們看到了在(東南亞)免費增值領域進行無機增長和併購的絕佳機會。」

他說,不僅那裡開發的大多數遊戲都具有中國特色的藝術感,而不是印度主題,而且越南等地的遊戲開發商生態系統也是「最好的」。

「我們無法複製在印度使用過的劇本。相反,我們看到了在免費加值 (Free-mium)領域進行無機增長和併購的絕佳機會。」Mittersain可能會很快調整Nazara的東南亞戰略。他經常談論對公司的位置感到不安。

保持靜止狀態並不是他信念中的一部分。

(編譯:Clementine Wang,核稿:William Lin,新聞來源:TechInAsia

延伸閱讀:WhatsApp前競爭對手Hike退出印度社交遊戲平台WinZO的投資,並轉而跟WinZO競爭!

打造全球十億人玩過的遊戲!韓國絕地求生開發商Krafton即將IPO,市值180億美元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Latest article